木村重成

编辑:敲门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03:57:39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木村长门守重成一般指木村重成
大阪夏之战结束后,天下的主人、大御所德川家康,据说曾经为两个敌人叹息过。一个,是在战场上一度令他失去镇静气度的“日本第一强兵”真田幸村,另一个,便是二十二岁的年轻武将木村重成。 木村长门守重成,生于1593年的摄津国。他的母亲便是作为丰臣秀赖乳母的宫内局卿,但谁是他的亲生父亲,却一直没有定论。
中文名
木村重成
外文名
きむら しげなり
国    籍
日本
民    族
大和
出生地
摄津国
出生日期
1593年
逝世日期
1615年6月2日
职    业
日本战国时期武将
主要成就
出战大阪之役

木村重成个人简介

编辑
《信长之野望创造:战国立志传》木村重成 《信长之野望创造:战国立志传》木村重成
木村长门守重成,生于1593年的摄津国。丰臣家谱代家臣木村重兹之子,母亲是丰臣秀赖的乳母宫内局卿。由於母亲的关系,重成从小便随母亲居住在大阪城里,身为秀赖的乳兄弟,木村重成也是秀赖幼时唯一的玩伴,因为这层友谊,重成很早便当上秀赖身边的小姓。成年后的木村重成,出众的容貌被推崇为当世的美男子,性格沉著稳重,年纪轻轻便展露出一派大将之风。

木村重成其父之传说

编辑
谁是他的亲生父亲,有多种说法:
一种说法认为,他的父亲乃是前太阁公秀吉的家臣、出羽国检地奉行木村重滋。《止戈谈丛》中记载:“木村长门守重成,其父据说是常陆介重滋,因连坐关白秀次之罪,在摄津的茨木城自杀。当时,重成之母怀抱年幼的重成流落到近江的马渕村,把他抚养长大。重成在近江的太守佐佐木义乡的帮助下学习文武技艺,成年后成为了丰臣秀赖的家臣。”
另一种说法是这样认为的。根据《明良洪范続编》的记载:“秀赖的宠臣木村重成,有可能是纪伊国那贺郡猪垣村的地侍之子。由于重成被认为是秀赖的乳兄弟,可以推断,在秀赖出生之时,重成的母亲已经被认定是秀赖的乳母了,只是由于身份低微不被世人所知……还有人说木村重成的亲生父亲是佐佐木三郎左卫门,后来才成为大和吉野城主木村定重之子重兹的养子。正是由于作为秀赖的乳母的孩子,必须要有名贵的出身,秀赖才下令把重成过继为木村重兹的养子。而重成这个名字,也是由于继承了重兹的通字才得到的。后来重兹坐罪自杀,重成也是由于身为秀赖的乳兄弟,而且过于年幼,才免遭处死的。”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说法,至于到底哪一位是重成的父亲,现在已经没人能说的清了。

木村重成成长历程

编辑
木村重成像   东大阪市 木村重成像 东大阪市
不过这些都没有关系,毕竟他的母亲才是影响他命运的人。子以母贵,重成从小就生活在大阪城里秀赖的身边,作为秀赖的小姓生活。而也许是由于同饮着一个女人的乳汁的缘故,重成和秀赖自由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因此,在重成成年之后,往往能与其他重臣一起,参加丰臣家的重要会议。
而重成本身也是一位才华出众的年轻人,他的相貌被评价为“肤色白净,黑眉如黛,双目虽细却炯炯有神……”。据说,他曾随淀姬身边重要的女管之一大藏局卿一起出使骏府,一路身着女装,都没有被人发现,因而被认为是当世的美男子。他的性格也以沉稳和忍耐而闻名,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展现了大将应有的镇定和气度。

木村重成重要事件

编辑
随着丰臣家与德川家关系的日益险恶,终结战国乱世的大战渐渐临近,重成身为秀赖的小姓,作为年轻武士的命运也渐渐显露,无可逃避。终于,在1614年那次决定丰臣家命运的会议上,年轻的重成与大野修理亮治长一起坚决的主张开战,促使丰家真正的当权者、御母台淀姬下定了决心:“那就讨伐内大臣吧……”
而当时的世上情形却不是淀姬这样的无知女子或是大野治长这样的弄臣所能掌握的,力量对比之悬殊他们心里也是清楚的,开战实在是愚蠢而又无奈的选择,以至于像片桐且元这样太阁时代的老臣也匆匆的逃离了大阪。而对于自幼生长在大阪的年轻武士木村重成来说,大义只有其唯一的归属,不能妥协,战斗也确实是唯一的选择,对于其结局,到是不用太在意了。
关原之战後丰臣家已锐减至摄津、大和一带六十五万石,虽然如此已身任征夷大将军的德川家康仍旧无法放心,为了能放心地将家业传给子孙,家康暗中决定要在有生之年将丰臣家歼灭。首先他以供奉太阁秀吉的名义向淀君提议修缮方广寺大佛殿,然後藉学者林罗山与名僧以心崇传之口将新铸的大钟上的铭文:"国家安康,君臣丰乐。"八个字曲解为腰斩家康、丰臣再兴之意。
面对家康几近无理的刁难,木村重成和大野治长已猜出这是德川家康欲攻打丰臣家的藉口,於是一起向淀君进言主张决战,开始囤积粮秣、加固城防。
十月一日,高寿七十三岁的家康在江户公布进攻大阪的命令,亲率二十万大军自骏府城出阵,浩浩荡荡地经东海道开向大阪城。为了与德川的大军抗衡,大阪方招募了包括真田幸村、後藤基次等浮野名将在内,总兵力达十三万人。
在大阪冬之役中,年方二十一岁的木村重成首度被拔擢为一军之将,负责守备八丁目口的任务。当时德川家康命令麾下的佐竹义宣军攻打大和川上的今福堤,作为大阪方防备重地的今福堤在佐竹家重臣涉江政光的八千兵卒急袭下陷落,接获此一线报的木村重成迅速点齐三千兵马往今福堤杀去,为防有失後藤基次也出兵阻挡在今福堤对岸的上杉景胜军对佐竹军的支援,并派出一支三百人的别动队与木村军形成夹击之势让佐竹军心动摇。
初上战阵的木村重成觊得佐竹军立足不稳之刻率军猛攻杀得佐竹军连连败退,尤其使丰臣军士气大振的是在与後藤基次进行夹击佐竹军混乱之时,木村重成竟然亲身杀到敌阵中军讨取了涉江政光的首级。就在木村重成要给佐竹军最後一击时,上杉景胜分军与堀尾忠晴部对联手来救佐竹义宣,由侧面对丰臣军发动攻击,而这时後藤基次也被洋枪射伤无法再战,木村重成只好放弃继续战斗的想法,撤回大阪城。
今福堤之战是木村重成初次上战场,他出色的表现让秀赖感动地称呼他为"日本无双的勇士",授予感谢状,并将自己的名品肋差作为奖励赐给他。但是重成却能清醒地以"感状应给其他有特殊功绩的武将,我只是尽自己的本分而已。"推拒了奖赏。同时在这场战役之中重成清楚地感到自己的不足,此後多与真田幸村、後藤基次等久经战阵的名将请益以弥补自己战场经验的缺乏。
十二月初,由真田幸村所筑且亲自镇守的小城真田丸挡住了德川大军连续八日的攻势,全军士气低迷。这是原本以为取大阪易如反掌的德川家康所料想不到的,先是在今福堤被木村重成和後藤基次来去如无人之境,之後真田幸村又如铜墙铁壁一般挡住了前进的道路。百般无奈之下家康提出和谈的提议,木村重成与真田幸村、後藤基次一班武将全部表达了强烈的反对之意,但是在家康对大阪城炮击攻心之术的奏效後,淀君匆忙地答应了家康提出的所有条件。
十二月二十日,木村重成作为丰臣家的使者前往二条城与家康会晤,收取家康的议和誓时言,当场重成就在一众德川家重臣面前誓言以"血印如此不清晰的誓言,东军是否没有议和诚意。\" 这一席话使德川家臣十分震惊,为何明显居於下风的丰臣家使者竟敢如此嚣张,但家康仍然面不改色将印章重新按上交给重成,达成双方和睦的目的。
翌年春季,木村重成迎娶了彼此间恋幕已久的七手组之一直野赖包的女儿青柳。不过新婚的喜悦并不长久,正如之前真田幸村、後藤基次等人的预料,家康的议和并非真心。两方和谈的条件之一是填平大阪城的护城河,可是德川军不但将护城河填平,连内城河、了望楼、围墙等防御措施也全部拆除,只留下了本丸。当大阪方派人去质问时,家康皆以假痴不癫的态度回应,一面说可能是部下弄错了,另一方面加紧命令手下拆除的工作。为此真田幸村等人只好尽快进行重新修筑城墙、了望楼的工程,但此一举动被家康指为浪人再度图谋不轨而撕毁和约。
面对家康再次率领大军攻来,苦守防御力已大幅降低的大阪城并不明智,野战反而有致胜的机会。军议上後藤基次打算在大和的隘口小松山伏击德川军,而真田幸村则是希望在四天王寺一带与敌人决战。本来这两条战略都是十分可行的取胜办法,但因为双方的僵持不下,大野治长最後决定两种方案并行,这样过度的分兵反而导致战力无法集中而容易被各个击破。
五月五日夜,得知家康确是从大和而来的丰臣诸将决定采用後藤基次的战略,全军於道明寺集合然後一举占据小松山,再伺机攻击德川本阵。後藤基次、真田幸村、毛利胜永等人在赶赴道明寺,木村重成也率领四千七百兵士与统率五千兵马长宗我部盛亲分别往若江、八尾进发,准备在德川军主力在道明寺迎战时,趁机由侧面进行突袭。
出阵的前一夜,重成进入风吕洗浴时将自己的一缕头发混入香中焚烧以示自己的必死决心,然後将"道芝之露、木村长门"八个字刻入自己的佩刀上。到达若江後,当後藤基次部队与德川军开战的铁炮声响起,长宗我部盛亲也与数倍於己的藤堂高虎军交锋,藤堂军的部将多是当年盛亲在四国的部属这使在人数已处劣势的盛亲因为战术被洞悉而苦战,同时木村重成也遇到藤堂军的右翼部队,其副将藤堂良重率先攻向重成的部队但很快便重伤落马,之後双方展开混战,乱军之中木村重成下令铁炮全开将藤堂军右翼的主将藤堂良胜立弊当场。
近午时刻,统领德川家赤备军团的井伊直孝加入参战,由於之前的作战木村军已有一定程度的疲劳,面对还是生力军的井伊直孝队两名先锋,庵原朝昌跟川手良利的突击不由得产生了混乱,在逐渐败退的局面中木村重成硬是发挥他的统率力整合手下兵士反攻使一向夸耀是德川军精锐的赤备井伊军死伤渐多,但天不佑木村重成,木村军的左翼遭到自吉田方向过来的榊原康胜攻击,全军崩溃,重成也在激战之中气尽力空而被庵原朝昌刺杀,首级也被井伊的家臣安藤重胜取得。享年二十三岁,法名智觉院殿忠翁英勇大居士。
木村重成为了自己的主公或者说是好友秀赖而奋战,但终于不能力挽狂澜,所做的只能是为心中的大义壮烈而死,在乱世之末留下自己年轻的武名。
战后,德川家康亲自监视敌方的首级。在看到木村重成的首级时,发现这个年轻人的头发显然是在上阵前经过了很好的修整,还故意用香熏过,依稀可见其生前的英俊相貌。家康睹物思人,回忆起木村重成生前的英姿,不由得在众人面前感叹道:
“这个年轻人很有名将的潜质,如果能够很好的成长,将来也许会有所作为吧。如今却年纪轻轻就战死了,实在令人惋惜呀……”
木村重成死後,他怀孕的妻子青柳在大阪落城前逃出投靠在近江的亲戚,後来产下一子,但青柳觉生无可恋也於一年後重成的祭日当天切腹自杀 ,而他们的儿子也就跟随亲戚改名为马渕源左卫门,血脉一直延续到今天。
又过了一段时间,天下承平以久,却有人悄悄的在大阪城外为木村重成立了一座墓碑。当年那位充满坚定义理的年轻武士的精神,那座墓被人们称作“无念冢”,他无法保护主公或好友秀赖虽然遗憾,但大阪人却记住了他。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将领 外国历史 外国 各国历史 历史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