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村(河南省开封市通许县长智镇下辖村)

编辑:敲门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03:03:36
编辑 锁定
七步村在七朝古都开封市通许县,南北一字排开前、中、后三个七步村。三国时期曹操的小儿子曹植墓就是在此处。
中文名
七步村
位    于
通许县城东11公里
隶属于
长智镇
七    步
前七步、后七步

七步村七步村来由

编辑
七步位于位于通许县城东11公里处,隶属于长智镇,七步分为前七步、后七步210后~七步村 ~211前七步村(行政规划上没有中七步[1] 

七步村墓的变迁

编辑

七步村对曹植的敬仰

村民知是陈思王曹植墓之后,对其奉若神明,还在墓旁建一亭子,名曰:七步亭,以纪念他“七步成诗”。后来,亭旁又建立私塾,由村里学问高的人任教。明代以来,在方圆村寨中,后七步村秀才历代都是最多的,这成了村里的骄傲,他们也认为这是子建神灵护佑的结果。私塾的学子们每年清明都要祭子建,为古坟填新土,天长日久,曹植墓也越来越大,状若土丘。七步村的学子们每逢乡试、科举也要拜祭子建,求其护佑能金榜题名。历代来,在咸平(现改名为通许县)做官的也都会到此祭拜子建,寻古探幽,抒发性情。仕途得意,春风满面者在亭子里前呼后拥,推杯换盏,乘着酒性在辽阔的平原上纵马驰骋,归来后又指点古今,挥毫写下怀古诗二首:
公余策马夹河隈,几处残碑拂碧水。
成章七步忆高才,董家孝子难踪随。
曹植墓 曹植墓
旧隶陈留多胜迹,夕阳林外独低垂。
城头西望许田荒,贮饷何年构上垒。
丽生奇策说高阳,丘陵九女埋冰水。
此日寻游争载酒,论文还上仲舒会。
咸平的才子们也多来此聚会,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青柳碧水,才子神灵相陪,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才子们以子建为题赋诗,以表达对才高八斗的子建的敬仰,留下了:“建安风骨李白羡,七步成诗旷世罕。钟鼓馔玉换美酒,诸君同销万古愁。”的诗篇。

七步村文革时期

文化大革命中,曹植墓作为“四旧”遭到红卫兵的破坏,许多古人碑文遭到毁灭,唯留下一座坟丘突立在池边。在知青“上山下乡”的年代,这里又成了知青们常聚会的地方,月白风清之夜,点燃一堆篝火,篝火旁还挖了许多小土坑,坑里先放些未完全燃尽的木材,然后把红薯、嫩玉米、花生之类一股脑的丢进里面,再把一些未完全燃尽的木材覆盖在上面,再用土埋了,只须抽几支烟的时间,便可用木棍扒出来吃了。知青们边吃边谈诗论文,谈理想,谈生活、谈未来,还一起高歌,有高兴,有感叹,有迷茫、有希望,虽无古文人们一觞一咏的雅姿,但也十分尽兴。也有爱好相同,同病相怜的青年男女在此地互诉衷肠,最终接为秦晋之好。

七步村重焕光彩

田地责任到户后,随着后七步村人口的快迅增长,宅基地的向外扩建,曹植墓从村外“移”到了村中,曹植墓也被作为文物古迹保护起来。曹植墓重新修建了“七步亭”,把历代来曹植墓前凭吊的诗文刻成碑文以志纪念,曹植墓重焕光彩,子建在天有,也当欣慰了吧。

七步村历史传说

编辑

七步村曹植七步

据说:东汉时期这三个七步村分别叫郭庄、永宁、宁乡。东汉末年,曹丕承袭王位后,妒忌其能,怕天资非凡的曹植争夺王位,就想将曹植杀了以绝后患。曹植闻讯后,立即骑马外逃。曹丕率人马追赶。追至郭庄便追上了,附近百姓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纷纷赶来观看。面对文武随从和人山人海的群众,曹丕怕无缘无故杀了曹植会激起公愤,坏了名声,就心生一计对跪在面前的曹植说:“有人告你阴谋作乱,我本不相信,而你却逃跑,说明你做贼心虚。今天本该杀你,但念手足之情,再给你个活命机会。如今,天下皆知你才高智敏,能诗善文,那你就当着众人之面,在七步之内,吟诗一首。吟出就免你一死。不然,别怪我无情了。”曹植只好忍气吞声地说:“请兄长命题吧!”曹丕抬头,见一麻脸将军跨马持刀,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曹植,便冷笑一声,说:“就以‘麻脸’为题,但不准出现‘麻、点、坑、凹’四字。”说后,环视众人,面露得意之色。
七步村
曹植听后,沉着地迈动双足,七步之内,吟出一首诗来:
沙滩下大雨,新鞋踩硬泥,
豆包去了馅,翻看石榴皮。
诗一吟出,自以为得计的曹丕不禁愕然,不由自主地“嗯”了一声。曹植以为已让过关,便起身跨马向北奔去。曹丕愣过神来,率众追赶,至永宁村又追上了曹植。并一板面孔说:“刚才那诗太粗俗,需以‘瘸腿’为题再作一首方可,但不得出现‘瘸、踮、拐、短’四字。”曹植听后,迈出七步,又吟诗一首道
走路风摆柳,站立马歇蹄,
坐下一边倒,睡觉脚不齐。
明朝重修的曹植墓碑 明朝重修的曹植墓碑
曹丕听后,心中大惊,只顾发呆,未及言语。曹植以为王兄默许,又上马列向北奔去。曹丕见状,顾不得多想又催马追了过去。追到宁乡追上曹植,强词夺理地说:“两篇都欠文雅,你再以‘同胞兄弟’为题,吟诗一首,不得用‘兄弟、手足、同胞、你我’之词。曹植见王兄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威逼,只怕没完没了,便强压心中怒火说:“王兄再三追逼,多方限制条件作诗,这次作成,能赦否?”曹丕眉头紧皱,迟疑片刻,狠狠心说:“赦!”
只见曹植从容不迫,一步一吟,不足七步,又吟出一首世代留传的千古佳句: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满怀杀机的曹丕理屈词穷,悻悻地长叹一口气,为了便于时刻监视曹植,就将他就地封为雍丘王(当时三村属陈留管辖)。事后郭庄、永宁、宁乡的老百姓为了表达对曹植非凡文才的敬慕,便将三村改名为前七步、中七步、后七步村了。

七步村李白与曹植墓

唐朝大诗人李白汴京时,慕名来到七步村,重走曹植的“七步成诗”路,当晚宿在后七步村,夜晚做了一个奇梦,曹植邀他谈诗论文,第二日醒来觉得梦境离奇,信步游到后七步村南,见一墓丘,问村人谁之墓,村人不知,见旁有池塘相环,池水清清,堤上翠柳成荫,环境十分幽雅,与梦中之境相似,就断定这是曹植墓,无限感慨,赋诗抒怀。后来还多次在他的诗中提到曹植。如“蓬莱文章建安骨”、“昔时陈王宴平乐,会须一饮三千杯”等。明万历八年,墓冢被大水冲淹,现出一穴,穴中有一石碑,上书“陈思王曹植之墓”,印证了李白的预言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地名 文化